<big id="tpxxr"></big>

                數字化轉型 推動母嬰產業戰略升級 品牌營銷數字化管理旗艦品牌 全球1200家企業信賴之選 防偽·溯源·防竄·營銷 多業務一并解決
                您所在位置:首頁 > 孕嬰童資訊中心 > 行業 > 正文

                經營慘淡,又一紡織企業突發關停

                2022-08-08 08:47   來源:期貨日報、化纖邦

                  近日,江蘇長樂纖維科技有限公司關停清算的消息在聚酯圈兒掀起波瀾。在紡織人的印象中,這家老牌企業曾擁有著良好的行業口碑和先進的經營理念,種種“光環”從耀眼到褪去,長樂纖維為何走到今天這步?它退出的背后帶給行業怎樣的啟示和思考?

                  有行業資深人士直言,當前,化纖行業正處于深度整合的“陣痛期”,長樂纖維既不是較早關停的一個,也不會是最后一個。

                  “受疫情與市場大環境影響,公司自2022年4月12日起開始停產,疫情好轉后,因行業影響一直無法復產,直至現公司嚴重虧損無法進行復產,經公司研究決定關停。”江蘇長樂纖維科技有限公司在關于公司關停協商解除勞動關系及經濟補償的通知上作了以上說明。

                  對此,記者也向長樂纖維相關負責人薛強(化名)求證,薛強表示,股東已經把聚酯工廠關停,相關設備會進行處理,土地和廠房也會出租。“我們是主動選擇停車,主動退出。大環境不好,單一的品種很難對抗周期性衰退。”他說,聚酯行業整體利潤虧損,企業經營慘淡已經持續相當長的時間,不如直接止損。

                  長樂纖維是江蘇化纖(滌綸長絲)行業中等規模企業的典型代表。設計年產能30萬噸,全部生產滌綸POY,一半以上的生產線生產市場前景好的差異化纖維——多孔細旦扁平絲。“以目前行業規模來看,長樂纖維的產能規模偏小,但也有自身諸多優勢。”化纖產業資深人士吳文海說,

                  記者了解到,該廠自2012年建成投產以來,多年呈現產銷兩旺格局。最近3—5年,隨著化纖行業產業集中度不斷提高,行業頭部企業進入產能競賽階段,一體化、規?;潭炔粩嗵岣?,市場競爭不斷加劇,沒有規?;杀緝瀯莸闹行』w生存空間不斷被壓縮。

                  “長樂纖維投產之初就定位生產更有市場前景的扁平絲。隨著桐昆、新鳳鳴這樣的‘巨無霸’化纖企業也加快這一領域產品的產能投資,市場供給飽和并進入過剩階段,長樂纖維的產品優勢逐步喪失,效益逐步惡化。”吳文海如是說。

                  內需外需雙雙下滑

                  聚酯企業的運營困難

                  從2020年全球發生疫情至今,紡織服裝需求受到很大打擊,身處產業鏈各環節的中小企業在各方面的抗風險能力也遠不如大型企業,難以堅持到市場好轉的那一天。如今,關廠清算也是企業股東一種無奈的“止損”之舉。

                  長樂纖維“退出”的背后,說明了中小化纖制造業面臨的尷尬窘境。近年來,聚酯產能維持高增速,市場競爭進一步加劇,大型企業加速對市場份額的爭奪。聚酯產業開始對舊產能進行出清,而長樂纖維也僅是整個行業紅海競爭的一個縮影。

                  “近年來,大型企業裝置高速投產,行業競爭加劇。面對這種壓力,小型企業在聚酯產業的投入則相應減少,投資人撤離也時有發生。從今年4月開始,市場就不斷傳出部分紡織企業經營不善暴雷或是破產的消息,部分供應鏈金融企業也受到波及。”國貿期貨分析師陳勝表示,在內需與外需均出現下滑的情況下,今年聚酯企業的運營困難已是不爭的事實,而下游紡紗織造更是有大量的高價成品積壓滯銷。

                  據吳文海介紹,今年,即使頭部的“巨無霸”化纖企業也面臨著持續庫存高企、經營虧損的巨大壓力,有些頭部企業已經發出管理人員率先大幅降薪的號召。企業經營壓力大不是個別現象,而是普遍現象。

                  采訪中記者也進一步了解到,實際上,陸續退出滌綸長絲生產行業的中小企業,最近幾年已經不是個案了。比長樂纖維建廠早6—7年的一些資格更老的中小化纖企業也已經在前兩年主動解散清算了。

                  年產值過80億、員工4000人

                  這家老牌紡織企業也扛不住

                  前幾日曾報道,一家擁有二十多年的資深老牌化纖企業被法院下了限制消費令,法人同樣也被限制消費。

                  據網上信息顯示:公司座落于中國僑鄉——福建省晉江市,公司建于1997年,總占地面積1200多畝,在職員工4000多人,年產值超80億。公司主要從事滌綸絲產品開發、生產及進出口貿易,包括各種常規低彈絲、高彈絲、網絡絲等差別化和功能化纖維及滌綸短纖維產品,擁有年產18萬噸聚酯、15萬噸滌綸長絲,6萬噸滌綸短絲及6.5萬噸差別化纖維、1萬噸化工油劑的生產能力,產品銷售至國內外各地,產品質量受到廣大客戶的充分肯定與信賴。公司先后被評為“福建省四大化纖基地”、“福建省重點扶持企業”、“福建省2002年重大利用外資企業”、“福建省工業企業300強”等榮譽。

                  被市場不斷沖擊下,倒下的紡織企業越來越多,就連幾十年的老牌企業都扛不住了,無奈之下只能“退出”的這條路,或許這樣的止損方式不會虧的太難看??v觀這些曾經輝煌過的化纖巨頭,雖已霸王卸甲,但回過頭來看,它最初的愿景還是很美的,但現實是聚酯行業產能過剩問題依舊嚴重,以至于廠家面臨越來越激烈的競爭,行業“周期性低谷”顯現,企業不得不經歷熬苦日子。但這也并非完全是壞消息,升級過程必然建立在殘酷洗牌之上,“只有倒閉的企業,沒有倒閉的行業。”相信在多次陣痛之后,企業會找到合適的發展之路。

                  當時的雄心萬丈,如今讓人不禁唏噓……這就是正在進行中的洗牌,面對眼下行業迎來的“大洗牌”,化纖企業要在自問中客觀認識自身能力,重新思考,迎接“生命線”的挑戰?;w企業準備好了嗎?

                編輯:王珂

                在線咨詢

                在線咨詢

                手機掃碼分享

                關注微信公眾號

                返回頂部

                嫖丰韵熟妇嗷嗷叫

                      <big id="tpxxr"></big>